? 第七百七十八章 沮丧-官路红颜 微信扫雷红包群公告

官路红颜

第七百七十八章 沮丧

第七百七十八章 沮丧2017-11-9 14:39:10Ctrl+D 收藏本站

????邹文明之所以在县局局务会上明确提出要重新选拔一分局局长,是因为他知道:叶鸣此次往省里调,是李书记的意思,甚至还有可能是鹿书记的意思,所以,叶鸣是不可能会再留在县局的,因此,在叶鸣临走前,他想把此次竞聘工作搞完,一方面稳定一分局军心,确保分局工作正常开展;另一方面,他也想留给叶鸣一个送人情的机会,让他推荐分局局长和副局长人选,只要是他推荐的,自己就在党组做工作,一定将那个被叶鸣推荐的人提拔上来,让他们承叶鸣的情,也算是对叶鸣的一种报答……

????正因为有这样的想法,因此,在局务会的最后,邹文明便用一种非常露骨的语气说:“同志们,你们也都知道:叶鸣同志在一分局临时负责一年多来,做出了非常大的成绩,不仅每次都提前超额完成了税收收入任务,而且,他还规范了娱乐行业建材市场以及其他个体经营户的税收征管,堵塞了很多征管漏洞,不仅如此,在这一年多里面,他先后查处了清泉宾馆偷逃税案东站某酒家抗税案振兴钢铁公司利用假减免税资料骗税案,为国家挽回税款损失近两亿元,罚款金额达到了五亿多元,特别是振兴钢铁公司骗税案子,如果不是叶鸣同志坚持原则敢于碰硬,这个案子就不会被查出来,甚至在今年还可能被他再次骗税成功,,每次想到这一点,我就浑身冒冷汗。

????“叶鸣同志这一年的工作成绩,大家是有目共睹的,而且,他因为在工作中坚持原则,还几次遇到危险:第一次是在东站绿野酒家,他差一点被抗税者枪杀;第二次是振兴公司骗税案件,由于叶鸣同志坚持不给振兴公司再批准减免税,遭到李博堂父子的打击报复,还差点为此坐牢。

????“所以说,叶鸣同志对一分局对我们整个县局的税收工作,是有很大的贡献的,而且,他现在对一分局的工作对一分局的干部,可以说是了如指掌,因此,我的想法是:这一次选拔一分局的局长和副局长,我们县局党组要充分听取叶鸣同志的意见建议,请他推荐合适的人选,作为我们党组考察的重要依据。

????“我的这个意见和想法,也许不大妥当,但我觉得这是我们真正选拔出适合担任一分局局长和副局长的有效途径,大家应该都清楚叶鸣同志的为人,也了解他的品行和操守,我相信:叶鸣同志在推荐人选时,一定不会抱着个人目的,一定不会徇私舞弊,而是会从如何进一步搞好一分局工作的目的出发,为我们推荐出优秀的人才。”

????邹文明这一番长篇大论一说完,在座的人便清楚了:这一次的中层干部竞聘,关键的因素便是叶鸣,邹局长是准备在叶鸣临走之前,卖一个大大的人情给他。

????虽然,在座的很多人对邹文明的这个想法有意见有看法,觉得他这次好像有点一反常态,有点违反原则违反党员领导干部选拔任用规定的嫌疑,但是,这些人对叶鸣本人却都没什么意见,也知道邹文明这样做,是要报答叶鸣当初帮助他夺得一把手位置的恩情,因此,这些人尽管心里有想法,却也没有明确表示反对。

????更何况,现在邹文明在县局已经树立了绝对的权威,大家也都知道他跟市局徐局长关系很铁,又有叶鸣省里的关系给他撑腰,所以县局的人包括其余几个党组成员在内,都对他很畏服,对于他的决定,基本上没人敢公开反对……

????当然,在听到邹文明的这一提议后,与会人员里面,也有非常高兴的人,这个人就是代替叶鸣出席会议的刘鹏程。

????按照刘鹏程原来的想法,他觉得自己是不可能当上一分局局长的,原因是他觉得自己与邹文明的关系只是一般,而且现在觊觎一分局位置的中层干部很多,既有一些资历比自己老业务不比自己差的副职,也有几个想从机关调到分局来做“封疆大吏”的科室正职,比如现在监审室的李志华主任办税服务厅的黄国南主任,便都想到分局去任一把手,而且,这些人都与党组成员关系不错,自己如果要与他们去竞争,肯定会碰得头破血流。

????但现在,当他听邹文明说一分局的局长和副局长人选,都要征求叶鸣的意见时,他心里陡然间涌起了巨大的希望:这一年多来,自己紧紧地跟着叶鸣靠拢叶鸣,全心全意帮助他搞好一分局的工作,不就是盼望着有这么一天到来吗,自己虽然与党组成员关系不是特别好,但是,如果论与叶鸣的关系,这局里能够好过自己的,肯怕没有几个,难道,自己真的是时来运转了。

????一想到这一点,刘鹏程心里便异常激动起来,在会议刚刚结束后,他就迫不及待地跑回自己办公室,将门紧紧地关上,然后便拿出手机拨打了叶鸣的号码,问他晚上有没有时间,能不能一起吃一个饭。

????叶鸣并不知道局里开了这么一个会,也不知道刘鹏程找自己的目的,还以为他就是因为自己快要走了,想请自己吃一顿饭,便笑着答道:“刘局长,很对不起,我现在得抓紧时间复习,吃饭的事以后再说,等我考试完了,有结果了,我再请兄弟们一起吃饭喝酒吧。”

????刘鹏程听他一口拒绝,而且说要到他考完以后才一起吃饭,只觉得心里一凉,刚刚升起的那股巨大的希望之火顷刻间就熄灭了一大半:在他想来,邹局长既然在局务会上都说了要叶鸣推荐一分局局长和副局长人选的事情,那么,他事先肯定是与叶鸣商量过的,叶鸣心里肯定也已经有了他的人选,现在,自己请他吃饭,他肯定也知道是怎么回事,但是,他却一口拒绝了自己,而且也不跟自己说半句关于选拔任用中层干部的事情,那么,只有一种可能:别的人比自己下手早,已经找上了叶鸣,而且叶鸣肯定也已经答应对方了,所以,他才会拒绝自己的邀请。

????想至此,刘鹏程只觉得心里无比沮丧,也没有再说什么,便挂断了电话,跌坐在椅子上,单手支头,闷闷地发起呆来……



????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