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一百一十七章 忏悔-官路红颜 微信扫雷红包群公告

官路红颜

第一百一十七章 忏悔

第一百一十七章 忏悔2017-11-9 14:24:15Ctrl+D 收藏本站

????叶鸣其实早就猜到了:这封实名举报信绝对是欧阳明组织人搞。因为他曾听郝金斌说过:欧阳明有一天下午组织他们七八个人到建街一个茶馆开了一个针对自己黑会,虽然郝金斌没有说那次会议具体干了那些不利于自己事,但今天徐飞所说这封告状信,绝对就是那次黑会上炮制出来,而且,执笔写这封信人,也绝对是欧阳明……

????至于信上举报内容,叶鸣对其他问题都不担心,唯独关于自己和陈怡事,既令他困『惑』不解,又令他害怕担心——欧阳明他们到底是从哪里看出自己和陈怡特殊关系?难道自己平时有什么过分亲昵过分大胆举动落他们眼里?

????当然,令他担心和害怕事:这件事如果传扬开去,对于正准备与李智离婚陈怡来说,将是一次导致她身败名裂致命打击:许多干部心目中,陈怡是个端庄持重洁身自好贤惠女人。尤其是那次自己打了李立之后,许多了解了内情干部,都对陈怡赞赏有加,说她有节『操』有骨气,面对有权有势李立,能够坚贞自持守身如玉,不愧是出身于书香门第大家闺秀……

????可现,一旦自己和她暧昧关系传扬开去,陈怡别人心目中形象,就会立即由圣女贞德,变成勾引年轻帅哥上/床『淫』/娃/『荡』/『妇』。紧跟着,肯定就是铺天盖地谣言和诟诼,就是当面白眼和背后耻笑,就是全局干部职工议论中心和茶余饭后谈资……

????而自己,也肯定会被人当做攀富婆吃软饭小白脸,甚至还有可能被人恶毒地安上一个“鸭子”绰号——这种事情,他真是见得太多了……

????想至此,他就觉得有一点不寒而栗,有一点背脊发凉……

????因此,听完徐飞分析之后,他沉默了片刻,才字斟句酌地说:“徐局长,您分析应该是对,我已经猜到是谁组织写这封信了。不过您放心,这件事我应该自己能够处理好,不会牵累别人,尤其是您和邹局长。我估计,那封信里面绝对会有我被破格提拔担任一分局实际负责人问题,而这个问题牵涉到了邹局长,我会想办法把这事平息。”

????徐飞“嗯”了一声,然后有点恼怒地说:“这个组织告状人,我看他品行和心术都有点问题。等下我跟你们邹局长打个电话,要他查一查这个人,看他到底是个什么角『色』。如果真是个嫉贤妒能喜欢背后耍阴谋小人,就让邹局长把他拿下,或是将他调离一分局。你身边埋着这么一个定时炸弹,我心里总是不踏实。”

????叶鸣忙说:“徐局长,这事您别『操』心了,交给我来处理吧!我已经有了应对之策了。至于那个组织告状人,我估计他也是一时冲动,过后应该已经后悔了。所以,也没必要对他怎么样了。”

????徐飞有点不满地说:“老弟,你要想仕途上有所作为,就要学会养虎狼之气,弃『妇』人之仁!对于你对手,尤其是已经向你宣战向你挑衅对手,一定要以牙还牙以眼还眼,绝不能姑息退让。否则,下一次你对手就会以狠厉害手段对付你。所以,我还是得打个电话给你们邹局长,让他给你扫扫障碍,不能任他造谣生事为所欲为!”

????叶鸣此时不能跟徐飞说欧阳明现实际情况,只好对他表示感谢。

????回到包厢后,陈梦琪问他发生了什么事。叶鸣笑了笑,说:“琪琪,是单位上一些事。对了,等下我要单独和欧局长谈一桩很重要事情,要不你先开车回去吧!”

????陈梦琪有点舍不得离开,可是听叶鸣说他要和欧阳明谈一桩重要事,肯定是自己不宜场,只好恋恋不舍地开车回去了。

????大约半小时后,欧阳明处理好了还钱事情,一脸轻松地走进包厢,刚要再次向叶鸣道谢,却见他板着脸坐那里,眼睛直视着自己,问道:“欧局长,我想问你个事,希望你能如实告诉我:前几天,你是不是组织分局几个干部向省局写了一封举报我信件?”

????欧阳明听到叶鸣这句话,宛如一个焦雷头顶炸响,身子抖了一下,脸『色』一下子变得煞白煞白……

????叶鸣察言观『色』,知道自己猜测完全正确,心里也很不好受。但看到欧阳明那又悔又愧惊慌失措表情,心里又再次涌起了怜悯之情,便放缓语气说:“刚刚我听到一个消息:省局监察室已经通知k市地税局主要领导,要他们立即派调查组下来调查那封实名举报信上面反映问题。我猜测:这封信应该是你组织人写,所以想问问你。”

????欧阳明愣怔了片刻后,忽然抬起手,自己脸颊上狠狠地打了起来,边打边流着泪说:“叶局长,我就是一个小人,一个不识好歹混蛋!那封信确实是我写。那上面内容,也是我捕风捉影捏造出来……叶局长,我不是人!麻烦你打我一顿吧!打得越重越好!”

????叶鸣见他和李立当初一样,自己扇自己耳光,心里很不是滋味,赶紧离席奔过去,扯住他手腕,说:“欧局长,你别这样。我们现坐下来,好好谈一谈怎么来处理和解决这个问题。还有,我想问你一件事:你为什么信里举报说我和陈怡有不正当男女关系?你是凭空捏造,还是听到过别人议论?”

????这是叶鸣现关心也是担忧问题,所以他一开口就向欧阳明提出了这个疑问。

????欧阳明摇摇头,羞惭地说:“叶局长,我也不瞒着你:这话是张东方亲口告诉我。他说:有一回你和陈怡包厢唱歌时,两个人躲到一个阴暗角落,互相对方身上『摸』捏……我就根据他这段话,编造了你和陈主任风流谣言……叶局长,我真是一个混蛋。我现肠子都悔青了……”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