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三百零五章 打脸-官路红颜 微信扫雷红包群公告

官路红颜

第三百零五章 打脸

第三百零五章 打脸2017-11-9 14:28:27Ctrl+D 收藏本站

????当袁百万和陈梦琪再进入包厢时,里面打菜已经上齐,酒也已经筛好了,就等他们两个人入席。

????李博堂首先端着一杯酒站起来,说:“各位,今天桌上的人,有我的同学,有我的晚辈,也有今天第一次结识的新朋友。但不管是谁,今晚我们既然能够同桌吃饭同桌喝酒,那就证明我们彼此之间都有缘分。古话说:百年修得同船渡,千年修得共枕眠。我觉得:我们今天能聚在一起,虽然比不上共枕眠的情意,但比同船渡总要感情深厚一点吧!同船渡都要在前世修炼一百年,我们今天同桌饮酒同桌进餐,最起码也得在前世修行五百年才有这个缘分。大家说对不对?”

????说到这里,他有意无意地扫视了叶鸣和康文祥一眼,话里有话地说:“今天大家既然是有缘相聚,那我们就要珍惜这种缘分,就要少一点狭隘,多一点宽容;少一点隔阂,多一点热情;少一点猜忌,多一点信任……来来来,如果各位听得进我这话,不认为我是倚老卖老地教训人,大家就满饮这一杯!”

????说着,他就举起杯子,一仰脖子将那杯酒一饮而尽。

????叶鸣当然明白他话里的意思,把杯子举在手里不喝,站起来说:“李伯伯,我觉得您说的这番话很有道理,但得分时间和场合,不能一概而论。我认为,人与人之间的缘分有好几种:有好缘,有恶缘;有喜缘,有仇缘。您说大家能够在一起就是一种缘分,这没错!但是,如果这种缘分是恶缘或是仇怨,而且这种恶缘或是仇缘不可调和,那就不能说这种缘分是前世五百年修来的,也不能说是喝一杯酒就可以化解的。我知道您话里的意思,但是,我不能接受您所说的言外之意。所以,这杯酒我不能陪大家一起喝。为了表示我不是针对您的,我把这杯酒倒掉,然后自罚三杯向您赔罪!”

????说着,他就把手里那杯酒往地上一扬,倒得干干净净。然后,就拿起酒壶自斟自饮,一连干了三杯。

????他先把杯子里的酒倒掉,是明显表明自己要和康文祥撇清关系,不和他同干这杯酒,也不想和光同尘,像李博堂所说的那样宽容理解康文祥;而他自罚三杯酒,是表明他倒掉那杯酒,并不是针对李博堂来的,并以自罚的方式向他道歉……

????这样一来,李博堂李智和康文祥都明白了:今晚这顿酒算是白喝了!叶鸣根本就不买李家父子的帐,也根本就没有原谅康文祥的意思,就更不用说去给他到上面去分说脱罪了……

????李博堂和李智的脸色一下子都变得异常难看起来。

????康文祥更是脸色苍白,额头上的汗珠一股股往下面冒。

????但是,他仍是有点不甘心----因为他很清楚,省高院的调查组已经到了路上,估计明天就会将自己喊回k市去接受调查。而现在,唯一能救自己的只有叶鸣。只有他答应帮自己,跟鹿书记或是李书记打一声招呼,放自己一马,自己才有一线希望不受到处罚。否则,一旦调查组查出自己原来袒护康根新持枪伤人的罪行,并使他免于刑事处罚,那么,自己的官职那是肯定不保的,弄得不好,还有可能面临牢狱之灾……

????一想到这种可怕的后果,他就再也顾不得什么羞辱和面子问题,忽然端起一杯酒,走到叶鸣面前,还没说话,就已是泪流满面,双手抖抖索索地举着酒杯,用哽咽的声音说:“叶局长,我敬你一杯!我不求你原谅我,更不求你原谅我那个闯祸不怕捅破天的忤逆儿子。我只想麻烦你去跟有关领导说一说,看在我五十多岁白发苍苍的份上,不要对我儿子这桩事穷追猛打,不要把我和我的一些朋友牵连进去。

????至于我那个逆子,要杀要剐,我也管不得他这么多了。他犯了这么严重的罪行,法律该怎么判,就怎么判,我绝不会利用我的职权和关系去干涉半点……我这辈子很少求人,今天当着这么多朋友的面,我这张老脸也不要了,向你求个情:求求叶局长给我去跑跑关系,跟上面的领导说一说,把我和我的朋友从这桩案子里拎出来,不要再搞什么调查了,我就千恩万谢了。如果叶局长答应我,我现在连干十杯酒,向你表达我的谢意。”

????叶鸣最看不得别人流眼泪,此刻见康文祥突然间涕泗横流,心里一软,刚想站起来和他碰了那杯酒,脑海里却忽然闪现出欧阳明中枪的那一瞬间的情形,闪现出康根新那张凶残暴戾的脸孔,闪现出康文祥下午在医院和自己对峙时那狰狞的面容……

????于是,他的心肠又陡然硬了起来,冷冷地对康文祥说:“康院长,很对不起,我既不知道你儿子的抗税案件为什么会牵连到你,也不知道有什么人要调查你。而且,即使我知道,我也不知道你说要我找的相关领导是谁啊!能够调查你康院长的人,肯定级别很高。我这个小小的地税局分局副局长,怎么有本事给你去关说?所以,非常对不起,你敬的这杯酒,我还是不能喝!”

????李博堂见叶鸣一点面子都不给自己,不由勃然大怒,忽然站起来,走到叶鸣身边,一把拉起康文祥,喝道:“康院长,我们走!你也别做出一副这样子,男子汉大丈夫,打落牙齿和血吞,有什么了不起的?大不了被撤职开除坐几年牢,没必要在这里低三下四地求人!”

????说着,他又对李智喝道:“李智,走,别在这里看人的脸色!”

????李智却担心他父亲这么一发怒,自己工厂的减免税会被叶鸣卡住,所以磨磨蹭蹭地坐在那里,不想就走,以免得罪叶鸣。

????李博堂一边拉起他,骂道:“没出息的东西,你还在这里坐着干什么?还嫌你今天的脸丢得不够吗?”

????然后,他又对陈怡喝道:“小陈,你走不走?”

????陈怡看了看叶鸣,见他若无其事地坐在那里,脸上好像还有一点笑容,心里一宽,想了想,对李博堂说:“爸,你们先走吧,我就在这里吃点饭算了。”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