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三百零七章 单挑-官路红颜 微信扫雷红包群公告

官路红颜

第三百零七章 单挑

第三百零七章 单挑2017-11-9 14:28:30Ctrl+D 收藏本站

????李智也是风月场中的老手,以前只不过是太相信陈怡,以为像她这样内敛要强的大家闺秀,是不可能会去找什么情人的。

????但现在,被他父亲一提醒,又听到“办公室恋情”几个字,心里不由一惊,忽然也联想到了叶鸣:在地税局的干部里面,陈怡只和叶鸣玩得好,两个人一直姐弟相称。难道,这一对“姐弟”真的发展成了“姐弟恋”?要不,如何解释父亲刚刚提出的那一系列疑问?

????不过,他很快又否定了自己的这种怀疑:叶鸣现在明明被陈梦琪那个富豪千金缠着,而且看样子陈怡和陈梦琪也玩得不错。如果叶鸣和陈怡有私情,陈梦琪难道会一点都没有察觉?这应该是不可能的啊……

????李博堂见李智脸上阴晴不定,不知他在掂量什么,便对他说:“李智,我刚刚和你所说的那些话,也只是一种猜测,你自己多留点心就是。我的想法是:你最好找个人,盯一盯你的老婆,证实一下我的猜测是否正确。如果我猜错了,那最好;如果万一不幸被我言中,我们也要有个对策,不要到时候措手不及,把家里的脸面丢尽。”

????李智点点头说:“好的,我会留意的。”

????李博堂又对一直心不在焉地站在边上的康文祥说:“文祥,你看看,家家都有一本难念的经不是?所以,你也没必要这样忧心忡忡的。你赶快吃点饭,立即去人民医院,去找到那个受了伤的干部,不惜任何代价把他摆平,让他不要再穷追你儿子开枪伤他之事。我等下就给你打电话找找唐省长,看他能否出面给你到省高院去说一说。”

????康文祥闷闷地答应一声,和他们父子告别后,急匆匆地走了。

????在李博堂李智父子和康文祥出去后,十号包厢的气氛一时间显得有点尴尬。

????袁百万见叶鸣一点面子都不给康文祥和李博堂,心里对他既好奇又佩服,同时也暗暗高兴:看他这幅气势,以及康文祥刚刚口口声声请他去给“上面的领导”说一说,他后面的靠山肯定来头不小。如果真是这样,只要和他搞好了关系,并和他合作做生意,不愁不发大财。

????而夏娇,尽管心里对叶鸣充满了幽怨,但看到他在一个中级人民法院副院长和振兴钢铁厂的董事长面前,如此牛皮如此强硬,心里也对他佩服得五体投地,觉得这样的男人,才是真正的男子汉,心里对他的爱意不免又增加了几分,同时心里的失落感也更强了……

????叶鸣见包厢里的气氛比较尴尬,便笑了笑说:“袁总,你和琪琪是合作伙伴,不要见外。李总他们走了,我们还是得吃饭喝酒对不对?来来来,我敬你和这位漂亮的小姐一杯!”

????叶鸣是个喜欢隐恶扬善的人,虽然对夏娇的身份有点不耻,但他秉承“静坐但思己过,闲谈不论人非”的格言,从不议论别人的**,也从不揭穿别人的伤疤。他知道夏娇想刻意隐瞒她做小姐的身份,所以此刻便假装不认识她,称呼她为“漂亮的小姐”。

????夏娇却再次误会了他的意思,以为他是故意把“小姐”这个字说出来的,俏丽的脸蛋一下子涨得通红,忽然站起来,杏眼圆瞪,用挑衅的语气说:“你是叶局长是吧!我看你刚刚和那些人斗嘴,气势很足,霸气侧漏的,怎么喝酒这么没品?你敬酒拿出点诚意来好不好?要敬,就一个一个来,哪有一次敬两个人的道理?我虽然是个女孩子,但我敢单挑你,你敢不敢回应?”

????此言一出,包厢里的人除叶鸣外,全都诧异万分:这女孩子怎么啦?怎么忽然一下子火药味十足,而且还要单挑叶鸣?这是哪跟哪的事?

????袁百万生怕叶鸣生气,忙拉拉她的胳膊说:“娇娇,你怎么回事?叶局长好心好意敬我们一杯酒,你不喝就罢了,发这么大脾气干吗?你不是这样的性格啊!”

????夏娇转过头瞪他一眼,喝道:“没你的事,你少插嘴!我单挑他,自有我的理由,你来管这么多闲事干吗?”

????陈怡和陈梦琪都不知道是怎么回事,两个人都是面面相觑,又不好插言,只好在旁边观望。

????叶鸣却猜出她是为那天晚上在歌厅,自己没有答应和她去开房,而且还说了几句讽刺的话,所以她耿耿于怀,今天想借这个机会发泄一下她对自己的怨恨。

????于是,他很有风度地笑了笑,举起杯子问道:“小姐,你要单挑我,可以!但是,你总得给我一个说得过去的理由吧!俗话说:名不正则言不顺!我们两人喝酒如果没有一个名目,等下醉死了都是两个糊涂鬼,别人看着也会莫名其妙,对不对?”

????夏娇见他装糊涂,心里更是气恼,便决定豁出去了,冷笑一声说:“叶局长,别人都说贵人多忘事。我承认你是贵人,但应该也不至于忘事到如此程度吧!我为什么要和你喝酒,我们心里都很清楚对不对?只不过是哑巴吃馄饨----嘴上不说,心里有数罢了!你是男子汉大丈夫,别磨磨唧唧的像个娘们。你给句痛快话吧:我单挑你,你应不应战!应战的话,就要服务员拿大杯子来。不应战,我立即走人!”

????原来,夏娇看到叶鸣和陈梦琪神情亲密,又想起自己在他心目中是个“三陪小姐”的形象,心里又是嫉妒又是酸楚,所以便想大醉一场,借以缓解一下自己心里的失落和痛楚。

????叶鸣被她逼到了墙角,心想我为你好,没揭穿你的身份,你倒不依不饶地缠上我了,那就别怪我不客气了。

????于是,他对服务员喝道:“拿大杯子来,再开两瓶白酒,摆在我和这位小姐面前。”

????陈怡和陈梦琪都从夏娇那番话里听出了一点弦外之音,不由疑虑丛生:这是怎么回事?难道叶鸣和这个姓夏的女孩原来认识?而且,听她那愤愤的语气,两个人之间好像还有什么过节,怪不得她要站出来单挑叶鸣。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