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五百二十三章 父子密谋-官路红颜 微信扫雷红包群公告

官路红颜

第五百二十三章 父子密谋

第五百二十三章 父子密谋2017-11-9 14:33:18Ctrl+D 收藏本站

????在砸烂了李博堂的奔驰车之后,山哥再次走到仍在痛苦地抱腿呻吟的李博堂身边,“呸”地朝他脸上吐了一口唾沫,骂道:“老杂毛,竟敢在我山蚂蝗面前抖威风,还说我们活得不耐烦了,现在你说说看:到底是谁活得不耐烦了,你别以为你有几个臭钱,就可以耀武扬威不可一世,就可以摆平所有的事情,老子看你一把老骨头,经不起捶打,就不让你受皮肉之苦了,但是,打可以免除,却也不能让你就这么轻轻松松过关,弟兄们,大家都过来,每人在老畜生身上吐一口唾沫,虽然淹不死他,但也要让老畜生牢牢地记住今天,让他以后不要再这么嚣张再这么有恃无恐。”

????那些正在锲而不舍地继续砸车的年轻人听到山哥这句话,都哄笑起来,边笑边围过来,争先恐后地往缩在水沟里的李博堂身上吐唾沫,有些还是黏糊糊的浓痰,

????李博堂自小至大,何曾受到过这般的羞辱,在一口口浓痰一口口唾沫飞舞到他的头上脸上身上的时候,他只觉得一股股羞愤之火在全身上下熊熊燃烧,恨不得翻身爬起来,与面前这伙嬉笑着戏弄他羞辱他的小痞子拼个你死我活同归于尽……

????但是,他毕竟是一只道行比较高的“老狐狸”,虽然羞愤难忍,但却并没有失去理智,

????他知道:这些人这样羞辱他,就是想激怒他惹火他,让他暴跳如雷,让他奋起反抗,然后,他们便可以群起而攻之,将自己痛打一顿,甚至把自己打残打死都有可能,

????因此,在极度的耻辱中,他干脆将自己的眼睛闭上,心里默默地念叨着写在他办公室墙壁上的一首《忍字歌》:“忍耐好,忍耐是奇宝,一朝之念不能忍,斗胜争强祸不小,忍气不下百病生,一生将你苦缠绕,让人一步又如何,量大福大无烦恼。”

????山哥见李博堂蜷缩在那条水沟里,任自己这边的人往他身上脸上吐唾沫,始终不发一言,更不爬起来反抗,真像一条任人宰割的癞皮狗一样,不由也有点佩服他的超强的忍耐力,同时心里也暗暗有点惧怕了:一个有这么强大的忍耐力的人,绝对是非常可怕的,他现在这样忍耐,为的就是以后能够以十倍百倍的羞辱和痛苦报复现在羞辱他的人,看来,这老家伙在江湖上威名赫赫,绝对不是浪得虚名……

????想至此,山哥便对那些手下挥挥手,说:“弟兄们,这老贼已经成了一条落水狗,再打下去没什么意思了,我们撤。”

????说着,他就走到李博堂身边,在他身上摸索一阵,摸出一台苹果手机,随手抓起地上一块石头,把那个手机砸烂,冷笑着对李博堂说:“老杂毛,你不是要调你厂里的保安队来踩碎我们吗,你现在慢慢走到厂里去召集人马吧,可惜,等你把你的人马喊齐,我和我的弟兄们早就跑到九州外国潇洒快活去了,到时候看你这老杂毛去哪里咬我们的鸟……哈哈哈。”

????在他砸李博堂手机和揶揄取笑他的时候,从三岔口一条比较僻静的小道里,陆续开出几台面包车,山哥带着他的那二十几个人,纷纷登上车子,飞快地往城区方向开去,

????李博堂待他们的车子消失在视野之中后,艰难地从水沟里爬起来,一瘸一拐地走了几百米,找到一个小商店,借老板的座机,打了振兴钢铁厂保安队长的电话,要求他立即调集所有的保安和没上班的工人,调动厂里所有的车子,立即往城区方向追赶几辆车牌被拦住了的面包车……

????一个小时后,坐在振兴钢铁厂董事长办公室的李博堂,接到了保安队长的电话,说他们找遍了整个新冷县城,都没有发现那几台面包车的踪迹,而且,他们从县城东郊南郊北郊的几条主要公路追下去,叶鸣看到有这么一个面包车队,

????这是李博堂早就预料到了的,所以他并没有责怪那个队长,只是淡淡地跟他说了一句“你们回来吧”,然后便挂断电话,把头背靠在靠椅上,思索了几分钟,便打电话给还在医院疗伤的李智问他现在能不能动,如果能动的话,立即就赶回厂里来,

????半个小时后,屁股上包扎着绷带的李智,便在两个人的搀扶下,走进了李博堂的董事长办公室,

????李博堂待那两个人小心翼翼地把李智安排在一张垫着厚厚的棉绒的椅子上坐下后,挥挥手令他们出去,然后对李智说:“你知道我今天遇到的事情了吗。”

????李智点点头说:“刚刚于队长打电话告诉我了,说您被一伙小烂仔砸烂了车子,还被他们羞辱了一顿,爸,您觉得这件事和我上次挨打的事有联系吗。”

????李博堂眼睛里闪过一丝冰冷的寒光,恨恨地说:“怎么没联系,这两出戏都是同一个人导演的,而且,这两拨人马,都不是新冷本地的,今天早晨砸我车的那伙人,应该是紫江的,因为他们的口音,有很浓重的紫江味道,你说说,你那天晚上在蓝月亮歌厅,那伙人是哪里的口音。”

????李智偏着头想了想,很肯定地说:“那天晚上那伙人,应该是北山县过来的,因为他们说话时,夹杂着许多北山方言……爸,以您的估计,这是谁在背后使奸弄鬼,他们的目的是什么。”

????李博堂用手按一按自己的太阳穴,微眯着眼睛沉思片刻,然后很笃定地说:“这个背后耍鬼的人,除了龚志超,不可能是别人,在整个新冷县,能够一下子从紫江和北山调过来这么多烂仔的人,除了龚志超,再也没有第二个人有这个能耐,而且,我也听说过:龚志超和周围几个县市的黑道大哥平时都是互有往来的,如果要做什么大事,为了洗脱自己的嫌疑,他们之间往往是你从我这里借人马,我从你那里借人马,做完了事,这些借来的人马立即赶回本地去,令事发地的公安机关毫无线索可循,所以,这两批人马,绝对都是龚志超从紫江和北山的黑道老大那里借调过来,专门对付你和我的。”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