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六百零四章 神似之处-官路红颜 微信扫雷红包群公告

官路红颜

第六百零四章 神似之处

第六百零四章 神似之处2017-11-9 14:35:16Ctrl+D 收藏本站

????夏必成看到过李智的那封举报叶鸣与陈怡之间有暧昧关系的信件,知道陈怡现在已经怀了孕,而且肚子里的孩子还是叶鸣播下的种,如果这封举报信所言非虚,那么,陈怡在这种时候请长期病假,明显是心虚和害怕,想远远地躲开李智一家人,以免被他们抓住她与叶鸣偷情的真凭实据,而这一点,却正好从侧面证明:叶鸣与她的暧昧关系,绝对不是李智的诬告陷害,而是实有其事,否则的话,陈怡根本就没必要在这时候选择请假躲避起来,

????但现在,令夏必成异常震惊的是:这个正处于绯闻漩涡之中的小妇人,这个新冷县地税局小小的办公室副主任,居然让财政部人教司专门为她下了一个商调函,而且调入的部门,还是财政部最有权力的预算司,这到底是怎么回事,是谁有这么大的能耐,能够在短短的几天之内,就把这件事情迅速办妥了,

????凭直觉,夏必成感觉到陈怡调动这件事,绝对与叶鸣有关,而且绝对与鹿书记有关,,像这么重大这么快速的调动,如果不是鹿书记这种手腕通天的权势人物插手和帮助,以陈怡的背景和能力,绝对不可能办得到,

????那么,鹿书记为什么又会帮助陈怡往财政部调,其目的究竟是什么,难道,他一个堂堂的省委书记,还要用这样的手段,为自己喜欢的一个年轻人隐匿他的丑事吗,

????就在他困惑不已的时候,他桌上的办公电话响了,是人教处的郑处长打过来的,

????“夏局长,您好,刚刚我打电话到财政部人教司何时了一下,关于陈怡的那个商调函,确实是他们开出来的,而且,人教司的那位副司长告诉我:借调陈怡到部里工作,是预算司的司长张霖江亲自向部里要求的,为此,张司长还与国家税务总局进行了沟通协调。”

????夏必成一听陈怡的调动居然是财政部预算司的张霖江司长亲自提议办理的,惊讶得嘴巴张得老大,以无比震惊的语气问道:“张霖江司长,他不是鹿书记的女儿鹿念紫的丈夫吗,我记得他与鹿念紫前几天来过天江,呆了一天后就匆匆忙忙走了,难道,他们夫妻来天江,就是为了给陈怡办理调动手续。”

????“很有可能就是这样,夏局长,您看这事情该如何处理,我们该如何答复财政部。”

????夏必成好不容易按捺住自己惊诧的情绪,思索了片刻,很果断地说:“你立即答复财政部人教司:我们同意部里借调陈怡同志去预算司工作,如果将来要正式给陈怡同志办理调动手续,我们随时将她的档案移交过去,你等下就给k市地税局人教科打电话,告诉他们整理陈怡同志的档案,现在她是借调,不要办理什么手续,但是,一旦财政部来了正式的调动通知,你们要即刻将所有手续办齐,不得延误。”

????“好的,我立即按照您的指示去办。”

????挂断郑处长的电话后,夏必成再次把身子仰靠在座椅的后背上,陷入了深深地思索当中,

????刚刚他之所以对陈怡调动的事情答复得这么爽快,是因为他考虑到自己将来很可能会去省财政厅工作,而如果陈怡去了财政部预算司,将来省财政厅就算在部里最要害的部门,有了一个自己的人,更何况,将来自己主政财政厅之后,有很多事情还得仰仗张霖江司长帮忙,如果自己通过陈怡搭上了张霖江这根线,不仅在部里就有了能够帮自己说上话的人,而且还可以通过张霖江,进一步拉近与鹿书记的关系,这可是一举三得的大好事啊,

????因此,原本他有点瞧不起的陈怡,此刻在他心目中忽然亲切起来,也忽然变得重要起来,

????但是,还有一个非常重要的问题一直在困惑着他:陈怡到底是为什么搭上了张霖江鹿念紫夫妇这条线,难道,又是因为叶鸣的缘故,

????一想到叶鸣,夏必成脑海里忽然浮现出了刚刚在和鹿书记交谈时,他从鹿书记目光里看到的那种与叶鸣极为相似的神色,心里不由怵然一惊,脑海里忽然冒出了一个令他自己都觉得难以置信的念头……

????这个惊悚的念头一出现,夏必成就觉得自己的心脏“砰砰砰”地狂跳起来,

????于是,他像受了惊吓一般,从座位上一弹而起,迫不及待地打开电脑,点开国家发改委官网,开始在上面搜索鹿念紫的工作照,

????很快,在国家发改委官网的“政务公开栏”里面,夏必成找到了鹿念紫的一张非常清晰的照片,

????这张照片一出现,夏必成就下意识地去看鹿念紫的眼神,在看了一眼之后,他的心脏就再次激烈地跳动了起来:只见鹿念紫那双漂亮的大眼睛,与叶鸣鹿书记一样,既清澈又带有一点倔强的神色,他们三个人的五官,鹿书记与鹿念紫几乎一模一样,而叶鸣的看上去更清秀更漂亮一些,但是,他们三个人脸上和眼神中的某种特质,却几乎一模一样,,这一点,逃不脱夏必成这双阅人无数的眼睛,

????简单地说:鹿书记鹿念紫与叶鸣三个人之间,虽然长相有差别,但是,他们的神情之中,却有很多共同点,用一个词语形容,那就是“神似”……

????在得出这个结论之后,夏必成激动得差点儿晕眩过去,有关叶鸣和鹿书记之间的种种信息,此刻也纷至沓来,一齐涌上了他的脑际:叶鸣从小没有见到过他的父亲,至今也不知道他的父亲是谁;他的母亲未婚生育,一直在新冷一座小学教书,四十多岁就患癌症死亡;鹿书记在新冷考察时,祭拜过叶鸣母亲的坟墓,并且出人意料地在叶鸣和他母亲原来所住的破房子里住宿了一夜;今年春节时,鹿书记又再一次去了新冷,并再次在那栋房子里住宿;鹿书记的女儿女婿,为了一个与叶鸣闹绯闻的有夫之妇,专程跑来天江,给她办理了调往财政部的事情……

????而更令他怀疑的是:那一次在李书记家里吃饭,鹿书记望向叶鸣的那种疼爱慈祥的目光,如果自己所料未差,那是一种父亲看自己心爱的儿子时候的目光……

????无弹窗小说网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